> 正文

6台22场精彩演出

2020开年国家大剧院“舞彩缤纷”

国家大剧院
岁末将至,飞雪迎春。在2020开年之际,国家大剧院精心策划了6台22场高品质舞蹈演出,诚邀广大舞迷观众一同拉开新年序幕。

当玛利亚·佩姬遇上摇滚型男 
演绎弗拉门戈的激情与力量 
源自吉普赛文化的弗拉门戈舞是西班牙三大国粹之一,舞蹈、歌唱、器乐伴奏相结合的形式,充分展现出西班牙的激情与力量。作为西班牙弗拉门戈的“灵魂人物”,玛利亚·佩姬执着于在传统弗拉门戈中融入现代元素,以及她对世界的特有理解,使以飞舞红裙、摇曳身姿、铿锵舞步为特点的弗拉门戈,逐渐走向大众化、剧场化,成为了当今最富感染力的流行舞种之一。1月1日至3日,玛利亚·佩姬将携舞团在元旦“黄金档”登台大剧院,以经典之作《时光颂歌》,点燃如火炽热的新年激情,传递时光荏苒的人生感悟,为观众献上2020年第一份跨年大礼。


 

玛利亚·佩姬舞蹈团《时光颂歌》

除玛利亚·佩姬舞蹈团《时光颂歌》外,1月21日至22日,曾获得“最佳弗拉门戈独舞家”的大卫·古蒂雷斯·莫利那,也将携巴塞罗那弗拉门戈舞蹈团献上代表作《弗拉门戈的重生》。整场演出不仅打破了弗拉门戈既定的舞蹈语汇,摆脱了紧绷正式的服装限制,创造出了富有新鲜感的舞步,更以极具感染力的肢体和真情实感的流露,揭开了“表演者的面具”,拉近了与观众之间的距离,为弗拉门戈舞蹈的表现形式带了一次全新“重生”。


 

巴塞罗那弗拉门戈舞蹈团《弗拉门戈的重生》

杨丽萍作品时隔五年再登大剧院 
中国版《胡桃夹子》欢庆“过年” 
1月11日至12日,著名舞蹈家杨丽萍将携大型原生态舞集《云南映象》登台国家大剧院。这部由杨丽萍担任艺术总监、总编导的经典之作,将云南丰富的民族民间艺术进行解构整合,以饱含人文精神的原生态民族歌舞,再现了云南浓郁的民族风情。在《云南映象》的创作过程中,杨丽萍曾深入云南的山山水水,采集了大量原始民族舞蹈元素,并用几年时间找来了六十多位能歌善舞的村民,以多年的艺术、人生积累对舞剧进行总体构思。尽管这是一部没有故事结构的作品,但却囊括了天地自然、人文情怀,以及对生命起源的追溯、生命过程的礼赞和生命永恒的期盼。作为中国标志性的艺术精品,《云南映象》诞生十余年来从村寨走向了世界,在中国舞蹈界形成了里程碑式的品牌形象。


大型原生态舞集《云南映象》

此外,由中央芭蕾舞团创作演出的“中国版《胡桃夹子》”——《过年》,也将于1月17日至19日与舞迷观众见面,为观众带来一场温馨感动的新年“奇遇记”,以满满诚意舞出新春祝福。这部年味十足的舞剧,以极具中国特色的京城庙会为开场,将福娃、丝绸、瓷器、十二生肖、怪兽“年”等充满浓郁中国风的元素搬上舞台,在色彩斑斓的舞美与跌宕起伏的旋律中,营造出红红火火的新年氛围。 
  

 

“中国版《胡桃夹子》”——《过年》

迈克尔·弗莱利舞动踢踏王者风范 
戈登科舞团尽显西伯利亚民族风情 
1月26日至30日,被誉为“爱尔兰踢踏舞第一人”的迈克尔·弗莱利将携《王者之舞》首度造访国家大剧院,用百老汇形式再现爱尔兰历史传说。作为至今仍在世界纪录中保持单周收入最高的舞蹈演员,迈克尔·弗莱利周薪达到了160万美金,合计1000多万人民币,而每秒敲击地板35下的最快舞步纪录,也让他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无影神脚”。迈克尔·弗莱利不仅个人舞技高超,在编创方面也独具巧思,由他编舞的《大河之舞》《王者之舞》,将爱尔兰踢踏舞带入了全新时代,成为了国际主流的舞种之一。《王者之舞》不仅是一台舞剧,更像是一场“燃秀”,除传统的凯尔特音乐外,电子、爵士、摇滚等音乐元素的融合,让配乐充满了好莱坞电影原声特质,而舞台上的特效灯光、IMAX巨型横屏、跳舞机器人等高科技手段,更带给观众裸眼看3D影片的绝妙感受。
 

 

迈克尔·弗莱利将携《王者之舞》首度造访国家大剧院。

1月6日至8日,俄罗斯戈登科舞蹈团将为观众带来精彩的舞蹈集锦《俄风舞影——欢乐的西伯利亚》。戈登科舞蹈团与“小白桦”“莫伊赛耶夫”并称为俄罗斯三大民族舞团,该团自1960年成立起,便专注于用舞蹈形式展现俄罗斯的民族文化、英雄主义和令人心旷神怡的自然风景,其独特热烈的民族舞蹈风格赢得了世界各国观众的喜爱。此次演出,舞蹈团精心挑选了《我的西伯利亚》《俄罗斯风琴舞》《茨冈舞蹈》《哥萨克民间舞蹈“红色雅尔”》《快乐的西伯利亚人》等14支精彩节目。舞台上轻盈如燕、婀娜多姿的女舞者将身着华美的民族服饰翩翩起舞,挺拔帅气的男舞者则将展示传统的“双飞燕”等绝活,整场演出犹如一场流动盛宴,令人目不暇接。


 
俄罗斯戈登科舞蹈团将为观众带来精彩的舞蹈集锦《俄风舞影——欢乐的西伯利亚》。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