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剧目剧情
  2. 人物介绍
    1. 剧目介绍
    2. 剧情介绍
    • 为弘扬民族精神、打造文化精品,国家大剧院与广州话剧艺术中心联合制作倾力推出原创话剧《林则徐》,纪念虎门销烟180周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本剧根据林则徐从虎门销烟、鸦片战争到被诬罢官、思索图强的史实与历程,围绕林则徐与妻子、道光帝、关天培、琦善等重要人物的矛盾冲突,用戏剧手法塑造了一个“数百年始得一出”的伟人林则徐。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记叙历史、颂扬英雄是为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在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的当下,希望通过这部作品,与观众们一同回望1840那个民族百年苦难与抗争的始点,弘扬爱国情怀、启迪历史哲思。

    • 清道光年间,鸦片流毒,国力日衰,就在朝中严禁派和弛禁派相持不下之时,一纸奏折震动朝野。林则徐受命钦差、赴粤禁烟。

      “鸦片一日不绝,则徐一日不回”,面对着野心勃勃的洋人,唯利是图的烟贩,徇私腐化的官场,风云诡谲的朝堂,他以无畏的勇气力图挽狂澜于既倒,则徐去也……

      西方的坚船利炮将国门洞开,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面对这场猝不及防的历史剧变,那些左右着国家民族命运的重要人物,在历史舞台上展现着各自的心理变化、认识发展与精神特质。孱弱与力量在此交锋,怯懦与勇气在此对比,渺小与伟大在此立判!

      从踌躇满志到痛苦反思,如何于满目疮痍中建造国家民族的尊严,林则徐从虎门销烟人民眼中闪烁的自豪感中找到了生机——“广州之前我只知中国,广州之后我看到了世界!”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百年图强,由此而始!

    1. 林则徐
    2. 郑淑清
    3. 道光帝
    4. 王鼎
    5. 琦善
    • 林则徐——濮存昕

      字少穆,号竢村老人、竢村退叟,福建侯官人,12岁府试第一名,14岁中秀才,20岁中举人,27岁中进士,为翰林院庶吉士,此后毕生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是中国杰出的政治家、民族英雄、诗人、书法家和学问家。

      经典台词:

      “国富民强方可心安,烟患不除,足以使国民陷入贫困境地,如何心安那!鸦片之毒,更在于使外夷看到我朝中大小官吏净是些枉顾民生,谋私贪利之辈,我中华何以为尊那!”

      “出门一笑莫心哀,浩荡襟怀到处开。时事难从无过立,达官非自有生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戍卒宜。戏于山妻谈故事,试饮断送老头皮。”

    • 郑淑卿——徐帆

      林则徐夫人,少林则徐四岁,有德行,善诗书,是林则徐之贤内助。

      经典台词:

      “只是为妻自嫁入林家,你我夫妻总是聚少离多,大半辈子为妻都是守着你的家书过日子……(哽咽)如今,你我都老了,回福州吧,好好陪陪我,你也尽尽为夫之道…… ”

    • 道光帝——洪涛

      名旻宁,继嘉庆而登基。

      经典台词:

      “当今官员,大半凡庸,若问致弊之故,人人能言;倘求救弊之方,人人束手。因循则伊于胡底,惩创则立见误国。朕一向器重你,此事唯有你!朕才放心。 ”

      “王鼎,闲时替朕捎个话,朕与林则徐此生不复相见!”

    • 王鼎——郭达

      字省崖,号定九,陕西蒲城人,官至东阁大学士、军机大臣,力主严禁鸦片之代表人物,后以“尸谏”铭志,以血醒君。死后追赠太保,谥文恪。

      经典台词:

      “少穆!王鼎苦谏、哭谏,奈何忠言逆耳,终不能够。我看这大清是走到末路啦,老迈王鼎与你曾有一诺,生死不负!如今唯有尸谏!”

    • 琦善——关栋天

      字静庵,满洲正黄旗人,世袭一等侯爵,以“荫生”起家,从十六岁起即以员外郎任事刑部,后历任巡抚、总督等职。林则徐被罢官后,继任两广总督,战败贬官,虽降职仍留爵,并授官,长期视林为政敌,是清廷反制林则徐的重要人物。

      经典台词:

      “林则徐一步登天,这汉人怕是要骑到咱们满人的后脖颈子上了。这大清还是咱满人的大清吗!”

了解更多 >>
  1. 主创
  2. 主演
  1. 导演阐述
  2. 编剧的话
  3. 舞美掠影
  4. 排练探班
  • 《林则徐》的创作重点是试图解剖国家民族在经历一场异乎寻常的、亘古未有的命运巨变当中,不同个性的人,不同精神特质的人,为君者,为臣者,为民者,在这样的境遇面前的心理变化、认识发展和他们的精神特质;在冲突中着力展现孱弱与力量的对比、伟大与渺小的对比,怯懦与勇气的对比,从而揭示出主人公林则徐这位民族英雄独特的精神世界。

    一、戏剧矛盾

    戏剧的主要矛盾是闭关锁国孱弱的清王朝与国家民族尊严建造之间的矛盾,最高任务和贯穿动作就是在满目疮痍中建造尊严。

    林则徐对中华民族最大的贡献、最有价值的贡献就是开眼看世界,他的最大的不俗就是在国家遭遇衰败屈辱之时、个人的政治抱负遭遇挫折之际、最可能失意消沉的时候,选择了忠于自己的民族,并且发现了民族图强的生机——师夷长技以制夷——所以戏剧的结尾即定为全剧的高潮。

    二、戏剧空间

    戏剧的空间原则是心理空间,这个原则规定了戏的舞台调度语汇,是根据人物心理的变化发展而进行的。

    鸦片战争在中国历史上,是国家民族命运重要的转折点,它既是中华民族屈辱史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求索图强建造尊严的开始。《林则徐》展现的是能够左右国家民族命运的人物之间的冲突,所有的人都将站在中华版图上完成戏剧动作——个人选择与国家民族命运的关系成为这个戏形象的切入点。在这样⼀个空间形象的制约下,许多过于写实的单纯推动情节发展的戏剧线索和冲突以及与之关联的人物便要舍弃,留出笔墨在主要人物的选择以及思想认识的变化发展上做文章。

    整个戏剧的氛围是在迷雾中寻找生机,包括灯光、多媒体的创作也是传递了这样一种像被蒙蔽着裹足蹒跚地极力寻找方向与出口的氛围,特别是多媒体的表现,所有的形象(如:英国工业革命的形象、人物的心象等等)都是在迷雾中逐渐推进的感觉。

    三、主要人物解读

    这位数百年才出一个的林则徐乃非常之人,乃不俗之人,于芸芸众生之中对比出的不俗的才能、不俗的思维见解、不俗的忠诚、甚至不俗的无私等等,共同构成他不俗的、高洁的人格魅力。他的这些精神特质就是在闭关锁国孱弱的清王朝和国家民族尊严的戏剧矛盾冲突中,得以凸显的。这所有的“不俗”存在于现实、存在于俗世当中,“不俗”存在于俗世的矛盾是主要冲突,这“不俗”与“俗”之间的冲突、对比、较量,贯穿于戏剧始终。

    凡存在都合理,俗世间的一切人和事都有它合理的存在因素,我们的注意力不在于评判俗世的是非对错,因为无论何时,无论对错,它们总是在那里,甚至经常是冷酷的在那里!我们的注意力在于:这“不俗”是怎样的存在于俗世的,这看上去极其自然合理的俗世,林则徐如何在这闭塞的俗世的桎梏中寻找精神独立意志的安身立命之所,我想这也许是他贯穿的戏剧动作。这个冲突有时是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有时是痛苦寂寞的,有时是一笑了之的……在冲突中表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激情,同时也应表现“有可为而不为”的理性。有些瞬间制造激情,是为了刻画理性……在俗世的对比之下,显露出“不俗”的悲剧精神和人文力量!

    因此林则徐内心常常是伴随着寂寞感的,我们在创作中要极力寻找到林则徐内心寂寞的瞬间,加以表现。

    道光这个人物最重要的戏剧动作就是从要踌躇满志的做一件历代皇帝都没有做到的事,到遭遇了历代皇帝都没有遭遇到的尴尬和悲哀。

    四、其他人物形象的象征性

    (一)姚怀祥:大清的愚昧、恐惧、无能的象征。

    (二)义律:两次工业革命的英吉利国强烈的扩张欲望的象征,多媒体会用强大的英国工业革命的许多影像资料去表现这一象征性。

    (三)红顶子大臣:与紫禁城的屋顶共同构成封建王权的象征,闭关锁国的象征。

    (四)百姓群像——是中华民族尊严的象征:贯穿的戏剧动作:强烈的想要站起来,却被桎梏着、被拖拽着。同时他又是林则徐贯穿始终的心像,这一组形象是用舞剧的方式表现。第一次是同林则徐禁烟奏折同时出现的,毫无尊严的、孱弱的形象;第二次出现是与广州禁烟条例的画外音同时,孱弱的百姓看到希望;第三次虎门销烟,孱弱的百姓群象体会到尊严的自豪,到尊严被外辱的枪炮践踏;最后一次出现是全剧结尾,是一百年的中华民族建造尊严之路。

    导演:王筱頔

  • 林则徐是中国乃至世界千百年始得一出的伟人,他在民族危难之际,在体制桎梏之下,能够修明政治,惩腐除恶,更着力于国计民生,使民心有所依归。在鸦片战争中,他面对英军的炮舰,手中只有落后的武器,却一次次打败了来犯之敌,他的业绩彪炳史册,一如粤人赠匾,“民霑其惠,夷畏其威”。便是罢官流放之后,他仍然为国为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伊犁穆斯林把坎儿井称作林公井,坎儿渠称作林公渠,便是对他人格魅力的彰显,他倡导“用夷之技以制夷”,其眼光超越了历史,至今被国人称作第一个睁眼看世界的人。在他身后,一位帝国主义份子、第二次鸦片战争始作俑者,也是政治家、学者和诗人——包令(John Bowring),指着伦敦蜡像馆的林则徐塑像对观众说,少穆则徐林,没有用带防腐剂的精神盐水把不朽的念头腌制起来,他是百分百的圣人,且是万圣之圣!

    面对这样一位圣人,如何塑造他的形象,我只觉得自己渺小,而崇仰和敬畏不能替代艺术创造。当初团队决策人邀我任职编剧,说了句“不二人选”,我都蒙逼了。银幕上有过《林则徐》,舞台上有过同名京剧,似都不甚理想。我反复考虑,只说声“试试看”。经过二载有馀的研究、构思和和写作,涉猎所及,四百部书,数千万字,举凡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史地人文、战争实录、人物百态,乃至典章文物、异俗奇风,更实地考察访问了京、粤、闽、陕,远及伊犁。不才年逾古稀,犹燃余热。文本初就,复几番改削。导演接手,重行改写,欲以舞台手段,统御全剧,我以包容之心态期望二度再造,在此不赘。

    终于推上舞台。本次创作演出,究竟粗疏,我既感激团队的努力,又憾憾于不尽如人意之处。希望我们这个团队能够在今后的艺术劳作中不断地修改、加工、创新,乃至于不留余憾而尽可能地完美。

+
博评网